您的位置

“高鐵工匠”康超華:苦練鋼軌打磨絕活護航鐵路安全

  涼風瑟瑟。這是春運裏一個普通的深夜。鬢須發白、身材中等的康超華帶著幾個年輕人進入車站:他們要利用不到5小時的高鐵運行“窗口期”作業。
 
  已近退休年齡的康超華是武漢高鐵工務段駐馬店西車間維修工區班長,憑借日複一日苦心鑽研和反複操練,他成為少數幾位全麵熟練掌握高鐵鋼軌打磨技術的“大師級”工匠。
 
  “鐵路像公路,經常被車碾壓,造成鋼軌不平,如果想要車跑得快,就必須先把路修好。”康超華說。
 
  高速列車運行要求高平順性、高穩定性、高可靠性,要實現這些技術標準,鋼軌打磨是一項重要的基礎性工作。如果打磨不到位,不僅會加速鋼軌劣化,使線路維修和動車組檢修成本大幅增加,嚴重時還會影響高鐵安全。
 
  淩晨1時25分,帶著兩台打磨機,康超華和4位青年同事抵達作業點:位於武漢火車站幾百米外一處道岔附近,當天他們的任務是通過打磨使有一片魚鱗傷的鋼軌平順如初。
 
  “把砂輪調到兩度上,鎖好;再看一下光帶打上沒有。”康超華說。
 
  “打上了。”身旁的同事回答。
 
  “好,加大一檔。”用粉筆勾畫出需要打磨的具體位置,康超華指揮年輕同事周璿調好打磨機。
 
  隨後,康超華輪流帶著幾位年輕人操作機器、調角度,並不時用手探摸鋼軌打磨後的情況,時不時向身旁年輕人叮囑幾句。
 
  伴著刺耳的機器轟鳴聲和摩擦聲,打磨機與鋼軌間閃出一串串火花,發出寒夜裏一道道暖人的亮光。
 
  康超華說:“鋼軌打磨分寸的拿捏是最關鍵的,另外找病害也很關鍵,把角度調好、病害找準,保證每一刀正好打在病害上,每一處的誤差不能超過0.2毫米。”
 
  3時40分許,經過反複打磨,這處作業點基本打磨完畢,用專業機器一測,誤差隻有0.04毫米。康超華和幾位年輕同事會心一笑後,進行掃尾工作。
 
  周璿對康超華的高超技藝相當佩服。他說,從打磨到迅速找到各種問題的解決方案,又好又快又準又穩地探摸、打磨、修複各種高鐵鋼軌病害,是一件非常難的事。多操作多實踐是最基本的,還要有較高的理論素養和知識儲備,更要不怕吃苦、不斷鑽研、甘於寂寞。
 
  高鐵道岔打磨技術要求高標準嚴,我國高鐵開通之初,大型鋼軌打磨作業通常會請德國技師團隊。德國團隊對這項技術嚴格封鎖,不讓中國人學。由於沒有競爭對手,他們打磨一組道岔動輒上萬元。
 
  康超華主動觀摩德國技師打磨作業,德國團隊幹活時幾班倒,他便一個人一整晚地盯著看。為此康超華幾次被他們驅趕。
 
  越是封鎖,康超華越鑽研。已經50多歲隻有高中文化程度的他,捧起了厚厚資料,不懂英文單詞就翻字典,不會的公式就向技術人員請教……很快,他掌握了高鐵鋼軌的特性。
 
  在日複一日摸索和實踐中,康超華寫了20餘本學習筆記,收錄了近16項常用故障處理方法,總結了35條鋼軌打磨技巧手法,形成了自己的道岔打磨技法。如今,依靠多年工作經驗和刻苦學習,對一般的高鐵鋼軌病害,康超華一探便可判斷問題所在並拿出修複方案。
 
  武漢高鐵工務段有關負責人說,康超華現在是段裏甚至武漢鐵路局的“寶貝疙瘩”,由於他打磨出的鋼軌廓形與德國人不相上下,段裏再請那個德國技師團隊參與打磨作業時,德國團隊不得不大幅讓價。
 
  春運大戰正酣,萬千家庭團圓。康超華帶著團隊,活躍在轄區近2000公裏的線路上,在深夜和淩晨,護航高鐵安全運行。

聯係天际亚洲娱乐场

010-83305705

在線谘詢1:在線谘詢1

郵件:dfle@progress-bux.com

地址:北京長辛店光明裏80號

掃一掃,關注天际亚洲娱乐场。